廣東綠城體育産業股份有限公司

中文EN

新聞中心

綠城爲客戶提供好的産品,爲品牌創造無限可能和機遇

首頁新聞中心 行業資訊

返回列表

在中國,修建一塊球場有多難?

發布時間:2019-04-26

網責任編輯:廣東綠城體育産業股份有限公司 人氣:

中韓0-2的結果,應該說在多數人的意料之內。抛開成見,我們在足球水平上已經落後我們的近鄰日本和韓國太多,而這之中的根本原因,還是在于我們的足球人口太少了,說是13億人選11個會踢球的,但實際上,教練的選材範圍非常有限。

究竟是什麽制約了我國足球人口的增長呢?足球場的稀缺絕對是一大問題。今天,圈哥請來了一位朋友,來爲大家說說,在中國修建一塊球場,究竟有多難。

當今球場的生存狀況

2018年1月27日,是個周末,位于深圳福田區的香蜜湖體育中心迎來了最後的喧囂。(這裏不得不提一下,香蜜體育中心選用的是CGT綠城人造草

體育中心的外圍貼上了結業通告:爲配合政府城市規劃發展,從大局出發,香蜜湖群衆體育公園將于2018年1月31日終止營業。

香蜜湖群衆體育公園位于市中心,而且擁有多達14片人工草皮球場,從來都是周邊居民馳騁綠茵場,然而隨著租約到期,周邊居民再想踢球只能另尋他處了。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早在2014年的蓮花山球場被關停,就引發了大批熱愛運動的人民群衆的不滿。在寸土寸金的深圳市,把地皮拿來踢球,在一些人眼裏總是顯得過于奢侈了。

事實上,去年北京市有名的球場被關停,其實不光是在北京、深圳這樣的一線城市,無論在中國的哪一個城市,找一塊場地能夠踢球都非常艱難。

免費的場地質量糟糕,還經常有大媽在競相鬥舞;收費的場地價格高昂,動辄3、500元起跳的價格,也讓很多愛踢球的朋友望而卻步。

公益性足球場增長緩慢,民營足球場的生存境況同樣艱難,普羅群衆踢球難的情況並沒有得到根本性的解決,還出現了踢球貴的新問題。

這背後,困難依舊重重。


建設球場是需要事先規劃的

我們今時今日看到的城市面貌,是在幾年前,甚至十幾年前就已經規劃好的。換句話說,今時今日你的身邊沒有足球場,那是因爲當初規劃的時候就沒有規劃足球場。

十幾年前的我們,還沒有建造足球場的意識和想法,然而十幾年後的今天,人民群衆有了想要健身踢球的需求,這便出現了踢球欲望高漲,但足球場地不足的矛盾。

爲了解決這個矛盾,人民群衆開動了他們無窮的智慧。

2016年,武漢市武昌區余家頭二七長江橋下,一塊原本被設定爲綠化用途的用地因爲長期閑置,逐漸變成了一個無人管理的天然垃圾場。

不久之後,一家社區球場的老板投資1200萬,運走垃圾,建成球場,成爲了長江橋下一道亮麗的風景線。

然而2017年年初,球場因缺乏規劃手續,並被周邊居民反複投訴,最終被當地城管部門強制拆除,然後,這裏又變成了老樣子。由于執法不當,負責強拆的城管隊長最終被撤職,但球場已經回不來了。

      著實可惜,但球場確實無法在法理上站穩腳跟,《城鄉規劃法》規定:在城鎮規劃區內進行建築物、構築物和其他工程建設的,都須向城鄉規劃主管部門申請辦理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建設單位應當按照規劃條件進行建設,確需變更的,必須向城鄉規劃主管部門提出申請。

這些法律手續,這家球場都沒有辦理。

不過,事情並非這麽簡單。

      根據國務院《關于加快發展體育産業促進體育消費的若幹意見》,其中明確要求,鼓勵在城市綠地、閑置地等區域建設足球場。然而《城鄉規劃法》等相關法規都明令禁止擅自改變城市規劃用地用途,這導致國務院“46號文”在落地階段遇到了相當大的阻力。

      如果從法理角度來看,目前各地的社區足球場很可能都涉嫌違建,絕大部分足球場恐怕都無法拿出過硬的法律手續。面臨和武漢二七長江橋下球場一樣的命運,實際上只差強制拆除決定書。

      建造球場的時候,可以拿國務院“46號文”撐腰;拆除球場的時候,也有《城鄉規劃法》背書,這成爲了一個短時間內無法解決的困局。


如果換個地方建呢?

      利用城市內的綠地、閑置用地建造球場,這種行爲非常容易就會變成擅自改變城市規劃用地用途,而如果合法租用城市內的建設土地,地價昂貴到恐怕開一輩子球場都收不回本。

于是建造球場,大多數人只能把目光放在城郊。

      2013年6月,三位老板合資,三塊五人制足球場落地成都紅牌樓2.5環永盛路口,其中的一位老板唐先生當時談到了建設過程中的最大困難:拿地。

    “地面上的場子一般會建在未被開發的地上,比如荒地、村民農用地,因爲開發過的地價格貴,幾乎用不起。”

      在城郊建造足球場,雖然相對來說還可以較爲輕松地拿到法律手續,但帶來的一個巨大問題就是距離中心城區較遠,無法輻射到更大的人群。目前在各大城市中,大多數球場都建在遠離中心城區的城郊或城鄉結合部,並不能充分解決中心城區居民的使用需求。

      而且,雖然租金相較于中心城區的地面相對便宜,但能夠服務到的人群有限,收費還是無法下調。

      2013年,成都五人制足球場地的市場價,平均在3、400元一場,而這家球場也是一場比賽300元左右。

      即便如此,民營足球場還是面臨盈利難的問題,由于前期投入成本和日常維護都需要不小的數字,但球場受制于天氣、季節、時間段的影響很大,單憑球場的收入做到收支相抵就很不錯了。

      而且城郊建造球場有一個與生俱來的天然劣勢,無法保證長期使用。城市逐漸發展就要逐漸擴大,未來這些土地勢必還是要劃入城市建設用地當中,那麽這些足球場便無法繼續存在,即便續租,那麽地價成本也將會大幅增長。


而在2013年球場建成的當時,唐先生就已知曉球場最後的命運:

    “我們這塊地是通過一個物業公司租的,只租了5年時間。這地我們買不起,球場占地4畝,買的話要幾十年上百年才能拿回本。”

    “球場永遠不可能辦長久。他不允許你租地租長了,這塊地,以後是要賣的。”

樓頂建球場可行嗎?

      地價貴的租不起,地價便宜的總有一天要貴起來,閑置用地也無法合理合規地使用,腦筋靈活的人想起了樓頂。

東京百貨大樓上的五人制足球公園

從理論上來說,樓頂確實是最好的解決方法——

第一,不占用土地,租金便宜;

第二,位置在中心城區內,覆蓋人群較多;

第三,在荷蘭、日本等土地緊張的國家,樓頂球場已經有了現成的範例,直接借鑒經驗即可。

      如今在北上廣深這些一線城市,樓頂球場已經屢見不鮮,2017年開始投入運營的上海新靜安體育中心,甚至將標准體育場建造在了屋頂。但對于民營足球場來說,樓頂也有大量的限制條件。

      首先,並不是每個樓頂都適合建造球場,原建築的樓頂表面是否具備足夠的承重能力,這是擺在樓頂球場的第一個大問題,開工之前需要仔細檢測。

      其次,即便承重力過關,建造成本會相應增加。在樓頂建造球場要對樓頂表面進行緩沖處理。與此同時,還要在草皮下增設排水系統,通過改造優化將雨水排至樓外。

      最後,建成的足球場地如果距離居民樓過近,就有被投訴噪音和燈光的隱患,另外樓頂球場的安全問題也需要多加防範。

     其實,建造本身不是難事,還是難在審批階段。由于樓頂球場對于國內來說還是一件新鮮事物,尤其是對于非一線城市的規劃、建設、城管等地方政府管理部門來說,如何審批?誰負責審批?這都需要地方政府盡快跟上腳步,頒布相應的審批流程和審批標准。

      而即便在已經擁有了審批標准的一線城市,樓頂球場的法律手續還是有一些不清不楚的地方。據國內一家知名體育公司的負責人介紹,樓頂球場優點很多,值得推廣,但最大的問題在于樓頂是沒有産權證的,這就意味著樓頂球場雖然不算違建,但依然是在打法律的擦邊球。


通過頒布規劃可以解決球場問題嗎?

     根據全國足球場地設施建設規劃,到2020年全國足球場地數量超過7萬塊,平均每萬人擁有足球場地達到0.5塊以上,有條件的地區達到0.7塊以上。如今已經到了2019年,足球場地的數量確實要比《規劃》頒布之前、要比10年前多了很多,但踢球難、踢球貴的問題只能說是得到了一定程度的緩解,但還沒有解決。

      最好的解決辦法依然是在城市規劃中盡量擴大足球場地的數量和面積,這個方法隱患最少、力度最大,只不過用時較長,今日的規劃恐怕得需要幾年之後才能成爲現實。

      另外就是盡快厘清城市內對于閑置土地、樓頂區域的管理桎梏,解決法律法規和政策文件中自相矛盾的地方,讓已經建成的球場合理合法合規地存在于城市之中。

      最後,我們可以大力推廣5人制、7人制的小型籠式球場,這種小型球場占地面積不需太大,安裝拆除也較爲方便,單個球場造價只有15-20萬元,可以在社區、公園、綠地這些區域分散建造。既可以充分利用城市內的空間,也可以滿足人民群衆的需求,日後這塊地方一旦出現新的情況,也可以隨時搬到其他位置。

      最後,筆者想說的是,真正的足球強國,不只在于國家隊的成績如何如何,還是在于我們有多少人在踢球,如果我們始終受制于足球場地的發展瓶頸,足球強國也只能是一個夢。

    我想,王健林有一句話說得還是有道理的:“在我看來,足球場地搞不上去,中國足球也搞不上去。”


本文首發于:虎撲、知乎,圈哥授權原創發布,編輯:王潇然

轉載至作者: 寫球的木子,微信公衆號:體育圈人

此文關鍵詞:行業資訊,人造草坪,懸浮地板,企業新聞,草坪知識,常見問題,廣東綠城體育産業股份有限公司

廣州市大觀南路奧林匹克體育中心場3區3樓 (總部)  備案號:粵ICP備13006100號-1

返回頂部